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靠走路月入5万?揭秘趣步陷阱:拉人头、炒虚拟币,坑人的模式都凑齐了

一款所谓“走路赚钱”的APP,风靡各大网络平台,成为无数人的“网赚神器”。每日迈出4000步,月入外快3000+,再努力一点,月入5W都不是梦,可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想不想日入百元,月超3K?听到这句话,你可能觉得这忒少了点。

但如果告诉你,你只需要像下面这样做呢:

每天走路达到4000步,如果太懒,那么让手机来回摇摆,使得手机里的趣步APP证明你走了4000步?

感兴趣了吧?不费吹灰之力月入三千,刚好补贴首都主卧的租金。

这是成都一位20岁大二男生玩趣步一个月后的真实收入。

如果告诉你,做得好,“还能月入5万”——也就是BAT资深员工级别工资,你是不是更加有了试一试的动力?!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款引起争议的“网赚神器”趣步APP吧。

笔者接触了两位趣步APP玩家,一位接近全职,一位是纯个人玩家。

前者即前面提到的99年大二男生,名叫叶挺,此人精通网赚手段。

他说,一天也就一百来块,比较菜。

另一位——酒业零售商家张欢要差一点,他玩了半年多,一天的收入在23元,每月收入大概在六百多。

两人还特意向我出示了APP截图。

大家可能发现,图片上找不到任何有关收入的情况,只有所谓“糖果”:

叶挺赚了4.48个糖果,张欢赚了0.83个糖果。

糖果是一种趣步自有的积分或虚拟货币。

为什么入行不久的叶挺比张欢的收入高呢?两者收入的区别当然不在于步数,而取决于发展的下线数量。

叶挺在短时间内通过各种手段,发展大量下线,比如他发起了一个350人的微信群,包括笔者也成为他的下线(仅笔者通过他的邀请码注册成功,即可增加十五六元收入)。

而张欢并没能发展起下线,90后傲娇了一把。

叶挺目前的级别是所谓“小达人”,下图的“团队总活跃度”即指发展的下线人数。

达到小达人这一层次,官方还奖励“初级卷轴”,享受每天分红的5%。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等于是一种固定收益,在为期45天的一个周期里,你存入10个糖果,最后拿回来12个糖果。

卷轴是实现糖果数量快速增长的必要手段。以专家卷轴为例,可以使10万枚糖果在45天内增至13万6800,所以一般不能断。

发展下线的人数越多,获得的卷轴越高级,手头糖果的增值空间越大,获得的糖果就越多。

每一步都环环相扣。

叶挺告诉我,下线的收入与上线的收入并无太直接的关系,但下线所发展的人数会被添加到上线发展的人数中。如果你的下线多发展1个人,你的推广活跃度就加0.05。而推广活跃度直接和糖果挂钩。

“如果推广1000下线,活跃度是50,那么一天收入13.5个糖果,一个月可以达到八千收入……如果个人直推1000个下线,月入5万+……”

也就是说,发展一千个下线,月入五万不是梦。

让两人都十分期待的是,糖果本身具有升值潜力。据张欢说,原来刚开始玩的时候是18元一个糖果,现在26元了。

看起来是不是一个暴富的机会呢?

先别急,趣步的争议还有不少呢。

趣步中的上线推广下线,很容易让人想到“拉人头”这一常见的传销手段。趣步也因此遭到不少人的质疑。

按照趣步的模式,下线推广的人数越多,上线的推广活跃度越高、级别越高,最后的收入也越高。

上线与下线的关系虽然并不直接,但紧密相关。

按照《禁止传销》第二条: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

是不是带点传销色彩呢?如果没有这一激励措施,完全凭借个人的话,收入是乏善可陈的,只有发展大量下线,才有赚大钱的可能。

除此之外,趣步和数字货币的关系也非常暧昧。

3月,趣步曾发布一个澄清公告,否认与数字货币的关系,自称“没有发行数字货币”。

但事实是什么样的呢?

糖果需要兑换成所谓GHT才能变现,且贡献值不同,兑换的比例不同。在LV1等级时,手续费达到50%,1.5个糖果才能换1个GHT,随着等级提高,手续费降低至25%。

而另一方面,贡献值与推广力度又直接挂钩。

比如发展一个下线增加50个贡献值,每天发一次朋友圈推广,增加5个贡献值。用户若不拉人头,手续费就会保持畸高,收入自然涨不起来。

叶挺告诉我:“这个GHT还没发展到可以在任意(虚拟货币)交易所售卖,但趣步有专门的交易平台(即GHT Exchange)。GHT就是他们发售的,总共10亿个,价格是我们自己抬起来的。”

有币圈老手说,内盘交易,价格自由掌控。

换句话说,用趣步两千多万用户为GHT背书,使其成为一种可交易的数字货币,随着价格开始推高,最后一堆没价值的垃圾币可能变成一些人眼里的黄金,成为投机者抢购的投资品。

不管怎样,糖果的私下买卖已经如火如荼。

“防骗卫士”曾报道一个案例,年初有玩家想买10000个糖果进行投资,但最后联系不到大卖家,只买了100多个,按18元一个,花了1800多块。

这样的交易风险性着实不小。

糖果需要兑换成GHT才能交易,但如果缺少卷轴,糖果数量难以快速增长,且等级又无法提高,高额的手续费可能使得原有资产造成较大损失。

据说1个月之后,这位玩家的糖果就变成了53个。

张欢说:“未来商超等等零售的场所,只要他跟趣步有合作关系,你到哪里,都可以用糖果去换等值的东西,比如买香烟、买食品、理发都可以用的。”

这野心也是够大了,这不是“币王”比特币的理想吗?

趣步官方介绍称“立足健康领域,以区块链技术为支撑,开发并运营趣步APP及网络商城,鼓励全民关注自身健康”

但如果看了趣步的一系列的手段,你是不会把他和这些介绍联系在一起的。

健身只是趣步产品中的极小一部分,区块链技术在这里也无从体现,传销色彩的“拉人头”和自有的“数字货币体系”才是主体。

当比特币首富李笑来们高调站台割韭菜,币圈90后大咖孙宇晨不惜花3000多万拍下巴菲特午餐,而另一边的趣步,又开发了炒币新手段堪称闷声发大财,隐蔽性也真是绝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远策略网 » 靠走路月入5万?揭秘趣步陷阱:拉人头、炒虚拟币,坑人的模式都凑齐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博远策略网 健康博彩 娱乐至上

关于我们